ag九游网

  • <tr id='5felt7'><strong id='edouro'></strong> <small id='d0a1u'></small><button id='a2tqpx'></button><li id='q59640'> <noscript id='s26tm'><big id='wgs7'></big><dt id='lczd'></dt></noscript></li></tr> <ol id='k6ly3'><option id='mxw4k8'><table id='9xfjy'><blockquote id='iwi7'> <tbody id='vj96ch'></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ow9tt1'></u><kbd id='96ah'> <kbd id='azun'></kbd></kbd>

    <code id='hus8'><strong id='taorjd'></strong></code>

    <fieldset id='fovg4'></fieldset>
          <span id='qf5y9k'></span>

              <ins id='gz7k'></ins>
              <acronym id='n4pq'><em id='5axcic'></em><td id='ehdvq'><div id='v3l11'></div></td></acronym><address id='g1zur'><big id='ibdb3'><big id='ir7pbo'></big><legend id='h8slu'></legend></big></address>

              <i id='etpu0'><div id='9ir4p'><ins id='fvcz'></ins></div></i>
              <i id='2w4tw'></i>
            1. <dl id='63650u'></dl>
              1. <blockquote id='1lw5'><q id='tmpnrf'><noscript id='10ktxq'></noscript><dt id='2igc'></dt></q></blockquote><noframes id='a3bmx'><i id='65zful'></i>
                ag九游网咨询官网  浙江经视品牌企业
                兽药|宠物营销资讯
                细胞肉能否颠覆畜牧养殖行业
                发布:深圳ag九游网 日期:2022-06-12 人气:145

                午餐餐桌上端来一盘青椒炒肉片,我用筷子夹起一片猪肉正要往嘴里送,一阵突如其来的困顿感油然而生。我打量着这片来自山林里生态饲养的猪所产出的、紧致而带着筋的肉片,闻着它的香气,想起前一天晚上看到的一段视频:美国加州一家生物科技食品公司通过提取三文鱼干细胞,培养出了带有纹理的细胞培养三文鱼块,并以此制作了外观看起来与日常所见几乎别无二致的三文鱼寿司。品尝者说:味道很清爽,与常规三文鱼的口感很接近。不同的是,生产一块细胞培养三文鱼肉的周期只要4到6周,而一条生活在海里,正常达到成熟捕捞标准的三文鱼的自然生长周期通常需要几年。

                思绪将我带入到电影《黑客帝国》中那个层层叠叠堆放着无数人体培养罐的巨大生物车间,那里的“人”无须通过真实的生命母体诞生,只要将干细胞放置在培养罐中并给予一定的营养液,便可以分化、发育并批量制造。虽说这只是20多年前的一部科幻电影,但却隐约预言了未来的很多可能发生。

                在医学领域,组织工程学在体外组织培养方面发展迅猛。2015年,我曾写过一篇科技先锋报道《打印生命的技术》,采访了杭州电子科技大学徐铭恩教授,彼时他已经能够用生物3D打印机制造在体外存活数月的人体肝脏、脂肪、皮肤等组织,而该技术的初衷是完整打印人体组织器官,以满足医学领域对器官移植的需求。尽管目前3D打印的人体组织距离器官移植的要求仍有距离,但这些活体组织已被广泛用于医学领域的药物筛选。

                细胞培养三文鱼可以被视为医学领域组织工程学在农业领域的技术转移应用,且技术要求相比医学人工器官领域要低。事实上,不仅是三文鱼,理论上来说任何由细胞组成的动物肉都可以通过细胞培养的方式变为人们的盘中餐——无论是牲畜、家禽,或是海产品,乃至各种奇珍异兽。这也是文章开头让我陷入迷茫的问题:再过多久,我餐桌上的那盘肉片就会变成来自实验室工厂的细胞培养“肉”了?到时,我会选择它们吗?又或者,未来我还有没有选择的机会?

                细胞培养肉的前世今生

                细胞培养肉(cell-based meat,或cell-cultivated meat)真正以食物形态进入公众视野至今还不到10年。2013年,从事组织工程血管生成领域研究的荷兰生物学家波斯特博士(Dr. Mark Post)制造出了全球首个细胞培养牛肉汉堡,并以逾30万美元的价格拍卖,该项目的幕后支持者包括谷歌联合创始人布林(Sergey Brin)。波斯特博士在发布会上表示,项目的初衷是解决因世界人口不断增长而导致的饥荒和气候变化问题。

                简单来说,细胞培养肉是在生命体外,利用培养液进行细胞分裂、繁殖,来制造的肉类产品,是从属于细胞农业(cellular agriculture)的两大分支之一。细胞农业的另一分支是非细胞培养(acellular method),主要是利用微生物的精密发酵来生产奶制品、蛋清、蛋白等。

                细胞培养肉的最大特征是几乎全过程完全工厂化封闭生产:无须农场、无须饲养、无须屠宰,只须根据市场需求来生产相应的部位即可。在我来看,这种方式已经脱离了我们传统意义上农业作为第一产业的特征,不应再称之为“农业”,而是彻底的“工业”产业。

                从过程来看,生产者首先从目标动物的体内采集活体干细胞,然后将其放入装有特定培养液的生物培养罐(如图1),罐子的长相类似用于发酵的大型啤酒罐,经过一定周期,细胞迅速扩繁、培养,便收获了制造细胞肉的基本原料;此后,再把这些原料进行分离,比如将脂肪细胞与肌肉细胞分开,这就是精细化处理后的细胞肉原料。有了它们,就可以进行细胞肉生产的下一步了。

                生产商可以根据各自的技术能力和市场定位、需求来进行进一步的加工生产。如果只是加工肉末产品,比如牛肉汉堡的肉糜块、炸鸡鸡块、猪肉丸子、鱼肉泥等,那么可以选择将这些细胞肉原料按比例与植物蛋白等原料进行混合,就可以制成“混合细胞肉”(hybrid meat)——不难想象,这些经过各种调味料平衡的细胞培养肉糜类食品做到与当下常规肉糜产品一致、乃至口感上有所超越的可能性更大,因为工业化生产的细胞培养肉在品质一致性把控方面很可能比常规畜牧业和肉食加工产业更甚一筹。

                如若想要得到更加近似常规养殖肉类的细胞培养肉块,那么过程就会繁琐得多(参考图2)。经过分离的培养肉细胞原料此时被作为“生物墨水”投入生物3D打印机,通过预先设置的3D打印模型,将不同类型的培养肉细胞通过逐层打印的方式进行堆叠、组合,打印后再将它们投入培养容器进一步培养,以使得不同细胞之间形成更为自然的生物连接,如此这般,一块肥瘦相间的标准化细胞培养肉块便应运而生了。

                图1


                来源:MeaTech 翻译:Abovefarm Research

                图2


                来源:MeaTech 翻译:Abovefarm Research


                备受追捧的细胞培养肉公司和即将全面开启的市场

                自2013年第一款细胞肉汉堡诞生以来,便不断有创新科技公司加入。据美国推广新替代蛋白的行业研究机构好食研究院(Good Food Institute,简称GFI)统计,截至2021年底,全球共约有107家专注细胞培养肉开发的初创公司,仅2021年就新增21家;到2021年底,该领域累计吸引投资逾19.3亿美元。在EGS概念的大背景下,2021年是全球细胞肉投资大爆发的一年,总金额达13.8亿美元,以色列和美国是投资吸引的主要地区。2018年,成立于以色列的细胞肉科技公司MeaTech(NASDAK: MITC)于2021年3月登陆美国纳斯达克,成为全球首家、也是目前唯一一家专注细胞肉的上市公司。

                图3


                来源:GFI 翻译制作:Abovefarm Research

                新兴的细胞培养肉行业吸引了众多知名风险投资机构以及社会名流们的浓厚兴趣,他们当中包括代表新加坡政府国家队的投资大鳄淡马锡、风险投资领域先锋机构软银,全球顶级富豪、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影视明星莱昂纳多(Leonardo DiCaprio)、米其林三星主厨等,而掌握着价值链的农业和食品行业巨头更是其中的积极推动者,比如美国泰森(Tyson)和嘉吉(Cargill)。GFI的统计表明,目前投身该领域的不同投资者已超过450个。

                表1:2019-2022部分细胞培养肉公司融资及IPO概况


                数据调研、整理:Abovefarm Research

                环境保护或许是助推细胞培养肉热潮涌动的核心驱动力。据联合国粮农组织(FAO)统计,2019年世界农业食品系统产生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占比全球温室气体总排放量的31%,其中农业中的畜牧养殖业是温室气体的重要贡献者之一。正因如此,自带“高科技”光环的细胞培养肉公司的网站宣传首页几乎无一例外地把“环保“、“可持续”作为大众营销的利器,如细胞肉可以减少多少温室气体排放、节约多少土地资源、节约多少淡水资源等等。毋庸置疑,将原本巨大的动物养殖场和长长的供应链浓缩到一个“提供一站式解决方案”的生产车间里,其中的“绿色”吸引力必将赢得不少环保消费者的芳心。

                动物福利和食品安全也是细胞培养肉公司着力向消费者传播的点。工业集中化养殖方式使得人们将自然界驯化的畜禽动物彻底沦为仅仅满足人类无尽食物欲望需求的商品,而不再被当作生命对待。例如,一只自然条件下通常需要喂养10个月才能成熟的鸡,在工业化体系下可能仅仅需要1-2个月就出栏,并被送上人们的餐桌,而它们从孵化诞生到最后被屠宰,终生“使命”就是夜以继日被催肥,保持高频地产蛋,达到合格重量后被送进屠宰场,其一生都活在生产线上的方寸铁笼之中,甚至很多鸡因为过快催肥而从未站立过。作为产品而生产的“动物们”基本丧失了作为生命的自生免疫能力,而生产者们一边大量使用激素刺激它们生长,一边用药物维持它们的生存。在生产者眼中,它们早已不再是生命,而仅仅是商品。在相似的商业逻辑和利益追逐下,畜禽、水产养殖领域的模式基本大同小异。不少人认为,只要你了解工业化养殖的全部真实过程,就有极大可能性转变为素食主义者。



                数据来源:Euromonitor; OECD-FAO Agricultural Outlook 2020-2029
                翻译制作:Abovefarm Research


                或许正因为工业化养殖的上述种种窘境,人们才开始寻找新的解决方案,细胞肉的出现让人们看到了用科技解决一切问题的曙光,寻找人类食物体系的替代蛋白成为了一场革命。打开本文开头提及的细胞培养三文鱼公司Wildtype的网站首页,“非养殖、非植物基、非野生”的标语最先映入眼帘,上世纪70年代开始,野生三文鱼的过度捕捞已导致资源面临枯竭,而工业化养殖过程又可能带来重金属汞、抗生素、微塑料等一系列食品污染问题,细胞培养三文鱼看起来可以完美解决所有问题。今年2月,创立于2016年的Wildtype公司完成了1亿美元B轮融资,公司将专注寿司级细胞培养三文鱼生产,目前宣称已经与拥有1,900多家寿司连锁店铺的Snowfox公司达成分销协议,目前他们正全力将细胞三文鱼实现工厂化量产。

                另一家不得不提的细胞肉公司是以生产和推广植物蛋产品起家的美国Eat Just公司。成立于2011年的Eat Just号称截至2021年底已在全球销售了相当于1亿枚鸡蛋的植物蛋。尽管该公司在发展历程中曾两次更名,并一度身陷误导性传播、制造虚假销售数据以获得融资等纷争中,但并未影响其强大的市场开拓和融资能力。

                2020年底,新加坡政府率先批准了细胞培养肉的市场准入销售,随即Just Eat在新加坡1880餐厅开始出售细胞培养鸡肉的炸鸡块。这份混合了70%细胞培养鸡肉肉糜和绿豆植物蛋白等原料的炸鸡块据说烹饪方式和口感与常规鸡块没什么差异,零售标价为17美元一份。我们很难评价这究竟是一次成功的市场营销事件,还是什么其它,但不可否认这是细胞肉发展历程中的一个里程碑,意味者细胞肉合法化地走上了消费者的餐桌,而新加坡目前仍然是全球唯一允许细胞肉销售的国家。2021年5月和9月,Eat Just旗下专注细胞肉的品牌Good Meat累计融资2.67亿美元,除了细胞培养鸡肉,他们还在日本开拓了细胞培养日本和牛的业务——和牛在日本被视作“国宝“,是高档牛肉中的翘楚,其售价昂贵。

                相比于常规肉食行业,细胞培养肉行业发展面临的挑战还包括食用者挑剔的口感和高昂的成本问题。不过,一旦进入工业化流程,在资本和科技引领下,这些问题似乎都不会成为行业发展的拦路虎。地处沙漠地区、在农业科技领域极其发达的以色列细胞培养肉公司在技术引领方面走在了前列。以MeaTech公司为例,通过生物3D打印技术,他们宣布已经打印出了全球最大号牛排,并称将为客户提供肥瘦得当的“定制化“牛排产品。

                在降低成本方面,成立于2018年的以色列细胞肉公司Future Meat官方宣称的最新成本纪录已经达到了每磅牛肉7.7美元,一块汉堡牛肉块或鸡肉块的成本降至1.7美元,而两年前他们一个汉堡的生产成本约是25万美元,该公司成本的断崖式下跌主要归功于其宣称的单细胞培养技术和细胞培养液的改变。培养液是体外细胞培养基,也是细胞肉生产的最大耗材成本之一,以往的培养基主要是胎牛血清和生长因子,新的技术体系下,Future Meat创造了无血清培养,使得细胞增殖效率提升了10倍,培养基可以回收再利用,并且只要一次提取动物干细胞作为“种子”,便可以源源不断地复制、再生产,生产效率更是达到了“6天生产一头牛”的惊人效率。2021年底,Future Meat完成3.47亿美元的B轮融资,与Just Eat共同成为业内估值10亿美元的独角兽公司。

                与此同时,细胞肉行业在2022年可能迎来真正产业化开启的元年,这也会促使行业成本进一步降低。今年4月,刚刚完成4亿美元细胞肉行业单笔最大融资、进而进入估值10亿美元俱乐部的美国Upside Foods公司已经于2021年11月在旧金山湾区开设了自己的工程、生产和创新中心EPIC,年产能可达40万磅(约181吨)细胞肉, 并宣称可生产从牲畜、畜禽到海产品的各种肉糜或肉块,目前主要聚焦鸡肉生产。坐落于城市的EPIC中心彻底打破了人们对传统养殖业和肉食加工业的理解,是一个透明化的“前店后作坊”的体验和生产中心。来访者可以透过玻璃窗看到即将被端上自己餐盘的细胞肉是如何生产、加工出来的,EPIC渴望以此破除人们的“心结”。

                新一轮融资后的Upside Foods将进一步整合供应链,扩大产能,提升至年产千万磅细胞肉的规模级别;完成融资候的Future Meat也宣布,在以色列日产500公斤细胞肉的产能基础上,今年将在美国开启第一个真正规模化的生产工厂;而就在几日前的在5月25日,Eat Just旗下Good Food刚刚宣布与生物医药设备和方案提供商ABEC公司达成多年合作协议,在美国共同开发10套25万升级别的生物培养罐设施,全部投产后年产能将达3,000万磅细胞培养肉。

                2021年6月,咨询公司麦肯锡(McKinsey & Company)发布了细胞培养肉的行业分析报告《细胞肉:从实验室到煎锅》(Cultivated meat: Out of the lab, into the frying pan)中对细胞肉的市场规模进行了预测,如果消费者全然接受细胞肉,且细胞肉在口感、成本方面达到匹敌常规肉的水准,加之细胞肉可以利用技术手段摆脱资源条件限制的优势,那么到2030年,细胞肉市场可以到达250亿美元的市场规模,约占全球人类市场总规模的1.5%。



                数据图表来源:麦肯锡报告Cultivated meat: Out of the lab, into the frying pan
                翻译制作:Abovefarm Research


                在中国,也出现了新兴的细胞培养肉公司,2020年在上海创立的CellX是其中的代表之一。今年5月,这家主要由年轻的商业咨询顾问和科学家组成的初创团队获得1亿人民币的A轮投资,相比国际上快速发展的细胞肉公司,该公司目前仍然处于产品原型的开发阶段。创始团队对外称,他们将以整块的细胞肉作为发展方向,正在研发无血清细胞培养的技术,并希望与高端餐饮,如米其林餐厅合作推广。

                对于细胞肉市场发展来说,政府的准入和开放仍然是潜在的壁垒。尽管新加坡已经领先全球开放了消费市场,实力投资机构淡马锡也在多起投资项目中积极行动,但新加坡的本土消费市场仍然十分有限。美国是目前被寄予厚望的市场,截至目前,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尚未批准细胞肉的市场准入,但从行业内风起云涌的态势来看,美国市场的准入与开放应该就在今年。欧盟目前对细胞肉的研发有一定支持,但在政策上尚未出现任何松动的苗头;有着广阔市场潜力的中国市场,在今年1月农业部发布的《“十四五” 全国农业农村科技发展规划》中关于未来食品制造的小节中首次提到“研究细胞培养肉、合成蛋奶油、功能重组蛋白等营养型食品的培养和制造技术”,其主要着眼点可能是粮食安全和农业“碳减排”的目标,但在细胞肉市场准入的政策法规方面尚未有任何启动进展。

                消费者,市场的终极决定者

                “尽管可能需要十年时间才能让细胞肉的售价低于常规肉,但今天的市场已经表明,消费者愿意为他们相信更健康、更可持续的产品支付溢价。”前文麦肯锡的分析报告中如此撰述。



                数据图表来源:麦肯锡报告Cultivated meat: Out of the lab, into the frying pan
                翻译制作:Abovefarm Research


                我不是素食主义者,生活中也算不上环保主义人士,然而作为长期关注可持续农业和健康食品的消费者,对于细胞培养肉这个新兴事物却不由自主地产生了困顿之情——尽管我还没有机会去品尝这种肉,估计目前有能力品尝的仍然是全球极少数人士,但我并不怀疑这块“肉”在口感上应该是真“肉”这一事实。那么我的“犹疑”从何而来?我决定在自己的朋友中做一个对于细胞培养肉直觉态度的小调研。

                我选择了大概10位亲友,年龄在14岁到75岁之间,职业范围覆盖厨师、美食家、公司白领、市场公关、投资人、科研学者、退休人员、学生等,他们同样既非素食主义者,也没有极端环保主义倾向。我首先给他们大致普及了细胞肉是怎么回事,然后提出的问题是:“抛开价格等因素,仅从个人感受来说,在常规养殖的动物肉和细胞培养肉之间,你会如何选择?”调研结果显示,他们中大约一半左右明确表示会选择常规动物肉,另外几位则表示愿意尝试细胞肉,但总体来说他们的观点并不完全冲突,只是表达角度可能有所不同。

                “我倾向选择动物,” 美食评论家Fenny说,“这已经不是加工食物了,是人造食物,即便从健康角度来说,也要避免深加工的食物。”

                “在未受污染的前提下,我选真动物肉,因为细胞肉不是自然生成的。”我的父亲如是回复。

                “站在健康角度,我建议还是多吃点植物蛋白,少吃点动物蛋白。”好好吃公益实验计划发起人施艳说。

                “我个人不会选择细胞基的肉,我宁愿少吃肉,也不会因为嘴馋而去吃很多细胞肉,”长期从事社会影响力投资并关注食品和健康的投资人方誉瑾表示,“人类最重要的功课是控制各种欲望。”

                “细胞培养肉虽然在科技方面是人类进一步探索减少碳排放而开发的食物,从科学进步角度我是非常鼓励和提倡的,”长期践行可持续餐饮的厨师Brian Tan表示,“讨论到食用,我个人愿意尝试,但是会否改变我的食用习惯,要权衡进入人体会后有怎样的影响。如经科学证明对环境和人类有益,我不会拒绝,这与我对昆虫饮食的态度是一致的。”

                “从未来长远来看,这是可持续的另一种方式,”餐饮媒体人兼料理研究家Kimi表示,“如果是下一代人,应该会完全接受,但我这一代还是更喜欢新鲜动物肉多一些,不过我个人蛮愿意试一试的。”

                “我对细胞肉完全开放,主要看价格、口感,”从事公关行业的Angela表示,“植物肉、细胞肉都是(未来食物)方向,消费者通常会用脚投票,好吃不贵就有市场。”

                如果单一站在环境影响、科学逻辑以及当下纯粹的商业角度来看,我可能不得不对细胞培养肉投支持票。然而对我而言,如鲠在喉的问题并没有因此消失,尽管这些问题在目前可能还没有确切答案。

                首先,脱离生命整体和自然生态系统的肉类食物是否真的可以大规模替代自然环境孕育下的、富有活力的健康生命食材?

                细胞培养肉是基于现代营养科学对于各种营养成分的认知,如脂肪、蛋白质、碳水化合物、矿物质等,构筑的人工培育的新食品。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把局部从整体中割裂开来,仅仅视作我们所能够认知的细胞的堆积、营养成分的叠加,对于作为有机的生命整体在局部构造中所起到的作用是完全忽略的。然而,这些功能与作用是否真的不存在?它们又是如何作用的?对于食品的风味、健康是否产生影响?

                同样,当我们把一个原本自然孕育而生的生命体从生态体系中完全脱离,采取彻底封闭的实验室方式生产,不再让生命去感受阳光、雨露以及食物链条中所积攒和传递的能量,这样的食物是否还可以被称作具有食物内核的“真正”食物——尽管它们的长相或者所含元素和我们认知的食物高度相似?

                自然农业从业者都清楚,一方水土养一方物、一方人,即便同一区域、同一生命,它们在不同时间、不同环境条件下所产出的成果也是丰富多彩的,这样的多样性作为食物进入人体时,是否也在构筑我们身体的健康?那么,复制拷贝生成的食物是否会存在极度单一性的缺陷?

                在自然界和人类漫长的进化历程中,我们作为食物链条的一部分而存在,如今,我们将自己从这个食物链条中完全、彻底的剥离出来,这样的行为是否是明智的选择?是否会产生不可预知的后果?

                其次,细胞培养肉高度集约化所带来“高效”是否是真正“高效”?

                当农业或乡村仅仅被视为承担人类食物供给的生产基地这一单一功能时,集约化、规模化的工业体系看起来具备无比的效率优势。工业化的思维是一种社会分工、高度抽象、将各种核心要素抽离出来,重新构筑新体系的方式,在这种至简模式下,目标清晰明确,围绕目标所达成的效率也空前提升。

                然而,食品供给本应是农业或乡村功能的一部分,从自然中获取食物是人们与自然沟通的方式与桥梁。当我们通过友善的耕作与养殖方式,与自然形成和谐互作时,由此带来的生态效益可能远远高于食物获取本身的价值。这些生态效益包括土壤、水源、空气、生物多样性的改善。在一个和谐生态环境中,工作的不仅仅是人,还有自然界的参与者——比如土壤中的微生物、自然中的各种作物以及飞鸟鱼虫等等——它们所转化出来的成果可能不仅仅是人的食物,还包括洁净的空气、优良的水质、活力的土壤等等。然而,在现代经济学体系中,巨大的生态效益处于被长期忽视状态——因为没有形成货币化计量,所以不存在“效益”。

                当我们以完全工厂化的方式去生产人类的食物,也就从一个重要方面切断了人与自然沟通、互作的桥梁与渠道。将人从自然、生态中割裂出去,是否真的是最为“高效”的方法?

                最后,以科技手段去解决人类无穷欲望的满足问题是否是可持续的终极解决之道?

                在可以预见的、不久的将来,我丝毫不怀疑细胞培养肉的成本可以达到常规养殖肉类产品的几分之一,这是由高度集约化工业的天然特性所决定的。然而,不断被轻易满足的欲望是否可以真的帮助人类迈向更可持续的未来?让人们过上更为健康、幸福的生活?恐怕未必。

                一种极大的可能是细胞肉反过来刺激生态养殖肉类的价格飙升,或者让一些天然养殖或是野生的肉食更加因稀缺而被哄炒,并无形中制造了人类在食物选择方面的极度不平等或阶层化,让天然食物成为少数人才能享有的奢侈品。

                科技与工业化的方式帮助人们从完全靠天吃饭的传统农业中走出,并且让大多数人摆脱了饥荒的威胁。然而,与此同时,过度的工业化、集约化也导致了大量环境问题以及潜在的人类食物健康的隐患。“细胞农业尝试以科技解决问题,而这些问题最初恰恰是由科技所导致,” 我的一位从事生态农业13年的德国朋友Ben Schmehe博士说,“一方面,科技竭力帮助人类独立于自然,另一方面,科技又是人类的孩子,应该融入自然——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事实上,以当下科技发展的步伐,可能过不了多久,人们就可以每日服用一颗食物胶囊,以此来解决所谓的温饱和营养问题。与此同时,我们还可以假以虚拟世界或元宇宙,实现意识中对“美味”的满足,就像《黑客帝国》电影中描述的一样,你无须真的去喝那杯葡萄酒、品尝那块牛排,你的意识层面就可以感知那样的愉悦:神经科学的发展完全可以让那样的体验变为现实。

                欲望最大特征是需要“不断被满足”。当我问及我14岁的女儿有关天然动物肉和细胞肉的选择时,她回答说:“我可以两个都不选择吗?”

                我知道细胞培养肉的时代正在到来,并且不可阻挡,我也并不介意去偶然品尝细胞肉的炸鸡或牛排,就像我偶尔也会去吃一次人们心目种的“垃圾食品”一样,但此刻我会格外珍惜地去品味把那块生态猪肉给自己带来的真实感和自然味道。至于细胞肉,或许留给在火星退休的人们吧。 

                ag九游网集团

                友情链接 九游ag登录入口  ag亚游网址  九游app官网  订阅号:bangdao88 《企业变革与发展》百度百科  《畜牧动保营销管理学》九游app官网  ag亚洲平台
                官网链接 ag亚游九游会  bet36体育在线网站  AG九游  利来最老牌的  ag九游会真人  ag九游网医疗器械咨询 AG九游  
                营销管理咨询   市场环境调研  兽药|宠物营销资讯  企业内部营销管理诊断  营销战略规划   产品策划  营销组织体系设计   农药|化肥营销资讯  薪酬制度设计 渠道规划 终端建设   经销商管理体系  人工智能|大数据资讯 年度营销计划制定 连锁体系构建 
                咨询行业   医疗器械营销咨询  建材行业营销咨询  互联网企业咨询  农资营销咨询   工业品营销咨询  畜牧兽药营销咨询   电子产品营销咨询  快消品营销咨询 宠物行业营销咨询 化肥行业品牌策划  农药行业营销策划  种子行业营销策划 人工智能营销策划 宠物药品品牌策划  无人机行业市场推广策划   农牧行业营销咨询 生鲜电商营销咨询  宠物口粮营销咨询  宠物药品营销咨询    
                互联网+咨询     重庆策划公司,电话营销学习与总结-重庆策划公司,重庆乡村旅游策划公司,重庆商业策划公司,重庆企业策划公司,重庆餐饮策划公司   互联网+咨询  互联网+营销  OTO渠道设计  OTO连锁体系设计  互联网平台策划   深圳|大湾区企业资讯  APP平台策划  公关传播策划  公关事件策划  商业计划书规划  连锁体系设计  
                市场品牌策划   品牌战略规划  品牌推广策略  品牌内部诊断  品牌战略规划  品牌体系推广  品牌宪法 品牌金字塔  品牌战略定位 公关传播策划  公关事件策划
                智慧营销   智慧品牌推广   智慧产品  智慧价格  智慧市场调研  智慧消费者  智慧客户  智慧团队 智慧客户  智慧渠道 大数据营销体系